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登陆场 >

《朱可夫元帅回忆录》原文中哈拉哈河歼灭日本关东军的胜利过程

归档日期:09-14       文本归类:登陆场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朱可夫元帅和华西列夫斯基元帅是苏联军队中为数不多的同日本关东军有过交手的元帅。哈拉哈河战役亦称“诺门坎事件”,是1939年日本和苏联、蒙古人民共和国军队在中蒙边境诺门坎地区发生的一次大规模武装冲突。1939年5月11日,蒙军和伪满洲国军队在该地区发生冲突。28日侵华日军进入争议地区向哈拉哈河推进,遭苏联和蒙古军队阻击。7月2日,日军再次进攻,强渡哈拉哈河,攻占巴音查干。经3天激战,日军撤回哈拉哈河东岸。事后又多次进攻,均被击退。8月20日,苏联和蒙古军队转入进攻,23日包围日军主力,至31日全歼该敌。9月,日军在空战和地面战斗中连遭惨败。16日双方停火。日本从此放弃北攻苏联的计划。苏联也因应付欧洲战场的军事行动而无暇东顾,直至1945年8月,苏军在东北发起对日军的远东战役前,日苏双方再未发生大规模军事对抗行动。

  不宣而战的哈拉哈河战役“日军突然侵犯我友邻蒙古的边界。根据1936年3月12日的苏蒙条约,苏联政府有责任保卫蒙古不受任何外敌侵犯。日军长时间的对蒙古边防人员进行小规模的挑衅性袭击,而在这一带,日军的海拉尔警卫部队侵入蒙古人民共和国领土并袭击防卫哈勒哈河以东地区的蒙古边防部队。人民委员说,这里孕育着严重的军事冒险。无论如何,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你是否可以立即飞到那边去,而如果需要的话,把部队的指挥权接过来?各种情况说明,这不是边境冲突, 日军并未放弃其侵略我远东和蒙古人民共和国疆土的企图,必须估计到,不久会发生大规模的行动”。

  调派兵力全力备战“考虑了全面的情况,我们得出结论:我驻蒙古人民共和国的第57特别军的兵力无力阻止日军的军事冒险,特别是如果敌人同时在其他地域和从其他方向发动进攻的话,该军就更无能为力了。在报告中我们简略地报告了苏蒙军队的行动计划:坚守哈勒哈河东岸的登陆场,同时准备从纵深进行反突击。第二天收到回答。人民委员完全同意我们对情况的判断和下一步行动计划。同一天收到人民委员的命令,解除费克连科第57特别军军长的职务并任命我为该军军长。考虑到情况的复杂性,我要求国防人民委员加强我们的航空兵部队,增调不少于3个步兵师和1个坦克旅的兵力到作战地域,并要求大大加强我们炮兵的力量。我们认为,不加强这些力量,无法取得胜利”。

  先击败日本空军“6月22日,我们95架歼击机在蒙古人民共和国的领王上空与日军120架飞机进行了激烈的空战。有不少苏联英雄参加了此次空战,他们狠狠地教训了日本飞行员一顿。6月24日,日本空军再次进行密集袭击,也再次遭到痛击。失败后,日军指挥部极度混乱地将日机撤出战斗。6月26日,近60架日机出现在蒙古鱼地域贝尔湖上空,与我方歼击机进行了激烈、残酷的空战。从各种迹象看,日军参加此次空战的已是较有经验的飞行员,但他们仍然未能取胜。后来证实,日军指挥部把在中国作战的所有部队中最优秀的空军力量调来参战。从6月22日至26日的空战中,日军共损失64架飞机。直至7月1日,空战虽然没有以前激烈,但几乎每天都有。通过这一系列的空战,我军飞行员提高了技能,锻炼了必胜的意志”。

  装甲洪轻松流击退渡河日军“我们的王牌是装甲坦克兵团,我们决定,立即使用它们从行进间歼灭刚渡河的日军,不允许敌人构筑工事和组织对坦克防御。对敌人的反突击绝不能拖延,因为,敌人在发现我坦克部队到达后,已迅速采取防御措施并开始对我坦克纵队进行轰炸。可是敌人无处隐蔽,因为周围几百里,完全是开阔地,甚至连灌木丛也没有。我们分析了当时的情况,决定召唤全部航空兵,加速坦克和炮兵的运动,不迟于10时45分向敌人发起进攻。10时45分,坦克第11旅的主力展开,从行进间向日军发起进攻。白天晚上战斗都继续着,直至5日凌晨3时,敌人的抵抗最后被粉碎,日军开始仓惶向渡口退去。但是,他们自己的工兵,由于害怕我坦克的突破,已把渡口炸毁。日军军官全副武装跳入水中,我坦克兵亲眼看见他们溺死水中”。

  苏军的后勤工作,弹药物资补给补给“为了进行这一极为复杂的战役,我们还必须从供应站沿长达650公里的土路把下列物资运到哈勒哈河:炮兵弹药 18000吨航空兵弹药 6500吨各种燃滑油料 15000吨各种食物 4000吨燃料 7500吨、其他物质 4000吨要在战役开始以前把上述物资运来,需要3500辆卡车和1400辆油槽车,而当时集团军群只有1724辆卡车和912辆油槽车。直到8月14日以后,才从苏联调来1250辆卡车和375辆油槽车,但这两种车辆还缺少几百辆。运输的主要重担由部队的汽车和队列车辆(包括火炮牵引车)承担。我们之所以决定采取这种不得已的措施是因为,第一,没有别的出路,第二,我们深信我军的防御是相当坚固的。我们的勇士汽车司机做到了实际上不可能办到的事情。在热风灼人的条件下,往来一趟里要费5天的时间!在组织运输、后勤工作方面,外贝加尔军区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没有他们的帮助,肯定,我们无法在极短期限内建立起战役所需要的物资技术器材储备”。

  苏蒙军队发起合围并歼灭日军的总攻战役“8月20日5时45分,我方炮兵对敌人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开始进行突然猛烈的射击。部分火炮则对我航空兵要轰炸的目标发射烟幕弹。在空中出现150架轰炸机和近100架歼击机。飞机的突击非常猛烈,战士和指挥员的情绪极为高涨。8时15分,各种口径的火炮和迫击炮对敌人目标开始急袭射击,充分发挥了它们的威力。8时30分,我航空兵再一次飞临上空。通过各条电话线和无线电台发出预定的密码命令15分钟以后,开始总攻。8时45分整,当我航空兵对敌人进行突击,轰炸其炮兵时,空中升起红色信号弹,表示部队开始冲击。冲击部队在炮火掩护下,奋力向前猛冲。我航空兵和炮兵的突击非常猛烈,非常成功,敌人在精神、体力方面都被压制住了,在一个半小时内敌人炮火无力进行还击。敌人的观察所、通信联系及炮兵阵地均被摧毁。部队的冲击是准确地按照战役战斗计划进行的,只有坦克第6旅未能全部渡过哈勒哈河,它只有部分兵力参加了8月20日的战斗。该旅的渡河和集中到20日日终才全部结束。21和22日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在大沙地域尤其激烈,敌人在这一带进行了比我们估计的要顽强得多的抵抗。为了弥补估计的错误,不得不从预备队中抽出摩托化装甲第9旅投入战斗,并加强以炮兵。在粉碎了敌人的翼侧集团后,我装甲坦克部队和机械化部队,于8月26日日终前,完成了对日军全部第6集团军的合围。26日以后,开始分割歼灭被围的敌军集团。由于流沙、沙坑、沙丘,使战斗行动极为困难。日军极为顽固,战至最后一人。但是士兵们逐渐识破了官方的所谓皇军是不可战胜的谎言,因为日军作战四个月遭到极大损失,可是没有胜过一仗”。1939年8月30日,侵入蒙古人民共和国边界的日军第6集团军被全部歼灭。

  朱可夫元帅对日军的评价“斯大林同我问好以后,抽着烟斗,立即向我问道:你认为日军怎么样?与我们在哈勒哈河作战的日军士兵训练不错,特别是近战,我回答说,他们守纪律,执行命令坚决,作战顽强,特别是防御战。下级指挥人员受过很好的训练,作战异常顽强。下级指挥人员一般不会投降,剖腹自杀时毫不迟疑。军官,特别是中高级军官,训练差,主动性差,习惯于墨守成规。至于日军的技术装备,我认为是落后的。日军的坦克相当于我们的MC1式坦克,非常落后,武器很差,最大行程小。应当说,在战役初期,日军的空军比我们强。在我们还没有得到改装的鸥型和伊16以前,他们的飞机比我们的优越。在以斯穆什克维奇为首的一队荣获苏联英雄称号的飞行员到来以后,制空权就很牢靠地掌握在我们手中。应当指出,与我们作战的是日本的精锐部队,是所谓的皇军”。

  朱可夫元帅对英勇的苏蒙军队评价“斯大林很注意地听我说的一切,然后他问道:我们的部队打得怎么样?我们的正规部队打得很好。彼得罗夫指挥的摩托化步兵第36师和来自外贝加尔由加拉宁指挥的步兵第57师都打得很出色。由乌拉尔调来的步兵第82师开始打得不好。该师的战士和指挥员训练时间都很短。这个师在开赴蒙古以前不久才加以扩充,补充了刚应征入伍的新兵。我们的坦克部队打得很出色,特别是由苏联英雄雅科夫列夫旅长率领的第11旅表现突出,但BТ5和BТ7式坦克太容易起火。如果我没有这2个坦克旅和3个摩托化装甲旅,肯定不可能如此迅速地合围并歼灭日军第6集团军。我认为,我们必须大大扩充装甲坦克部队和机械化部队。我们的炮兵在各个方面都比日军的优越,特别是在射击方面。我们的部队整个地说比日军强得多。蒙古部队从红军方面获得了经验,受到锻炼,得到支援,也打得很好,特别是他们的装甲营在巴英查岗山打得很好。应当承认,蒙古的骑兵易于遭受飞机袭击和炮火的杀伤,他们受到很大损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http://boxingkpbf.com/dengluchang/6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