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lebo视讯 > 登陆编队 >

解放军登陆艇编队闯暴风雨 克服暗礁浅滩登陆

归档日期:06-07       文本归类:登陆编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前面是炮火轰鸣,我们勇往直前;背后是巨浪滔天,我们有进无退;跨过惊涛骇浪,我们勇立潮头;跨越大洋险滩,我们敢于担当;英雄的船艇兵,向前向前,滩头在前,胜利在望!

  1 状若蝴蝶的美丽东山岛,东滨台海海峡,距澎湖列岛仅有90多海里,曾以著名的东山保卫战闻名中外。

  在这个东海与南海的分界线上,某训练基地船艇大队200多公顷的港区海面上,数十艘登陆艇整齐列队,等待出征的号角。可大队长王平却无暇欣赏眼前的风景。作为全军组织的大规模跨区机动演习,登陆作战投送能力决定着这一仗的最终走向,他的压力可想而知。

  果不其然,演习刚开始,蓝军就启用侦察卫星秘密监视红军机动集结动向,特战分队依令潜伏渗透进入某地展开侦、监、搜、破等行动,并炸毁了车队必经的某高速公路大桥。

  原有机动方案必须调整,部队必须弃陆渡海,通过船艇部队输送至“战场”。但该地域河海汇集、浅滩密布,既无码头又无渔港,能装载得上吗?临时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大家都陷入沉默,把目光聚焦到坐在会议桌一侧的王平。想到经历过重大“风浪”考验、个个都有一手绝活的船艇部队官兵,王平沉思片刻,很快坚定地说:“保证完成任务!”

  说实话,王平以“全优生”佳绩从舰艇学院毕业后,经历了由海向陆——到某高炮团任职,再由陆下海——到新组建的某船艇大队当艇长的一个循环,他不仅熟悉船艇,对需要装载的陆军部队也颇有研究。

  照例说,此类装载训练王平已不知指挥过多少次了,但对这项任务,他始终有一丝隐忧:临时调整装载地点、临时确定装载方案,且从船艇到达到完成装载,只有1小时时间。

  部队迅速集结,大队组成的船艇编队也如期而至,参谋长陈跃峰对此胸有成竹。他被称为“活海图”“数据通”,早已选定了海岸线平直、地处海湾内侧海浪较小的区域。

  “我们必须在涨潮阶段完成装载,不然肯定坐滩搁浅,成为蓝军的活靶子。”王平下达了装载的命令。

  “左满舵,前进一!”漆黑的夜空下,大海显得神秘而深邃,仿佛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着船艇编队,一个漂亮的“神龙摆尾”,所有的船艇船头已调整好方向,直直地对准岸滩打开了大门。

  按照装载计划,大小不同的船艇充分利用艇载空间,分头多点对装备、人员进行编配分组、混合装载,整个装载过程紧张而有序。不到50分钟,各战斗分队、配属分队及其所属的装备、物资已按照突击上陆编成,找到了各自海上的“家”。

  “倒车!倒车!”随着陈跃峰浑厚的男中音从高频无线电中传出,装载行动取得成功。由于此次海上机动突然而迅速,打了蓝军一个措手不及。

  凌晨4点,满载人员装备的船艇编队裹着夜色挺进波浪翻滚的大海,海上航渡准时发起。而此时,超强台风“天兔”也正以每小时20海里的速度向演习海域袭来。

  这是一次与台风赛跑的航行。风力9级,浪高3米,一波狂浪袭来,从船艏盖到船艉,激起几层楼高的浪花,船艇在波峰浪谷间时隐时现。官兵们打起十二分精神,铆在各自岗位上与台风展开殊死搏斗。

  出港不到2小时,短波电台陆续传出有船艇受损的消息,全部是100吨以下的登陆艇。幸运的是,船艇编队最后与“天兔”并未正面相遇,但受台风外围影响,原本就阴沉的天空突然一暗,天气骤变,广播中传来了命令,“暴风雨即将来临,各艇按原航线继续航行”。

  暴风雨航行,比夜航、雾航更难,这种天候条件下航行,不仅物理视距受限,而且听力完全丧失。通过无线艇艇长查李可知道他没有脱离编队,但眼目所及,仅有一片浓浓的雨雾伴着狂风向船艇狠狠袭来,雷达显示的全是雪花。

  没有了雷达,船艇在海上就成了“瞎子”“聋子”。这时候,深深的孤独和恐惧感会逼得人发狂。查李可迅速调出海图,运用罗盘不断校正航向,调整航速。血气方刚意志坚定的他毫无畏惧,与大海搏击的登陆艇更渴盼展露锋芒。

  时间回溯到去年大队组织远航训练的日子。那次途中突遇暴风雨,此时在附近找个港口停泊最为安全。然而,副大队长汤大海却下令:继续航行!面对汤副大队长的抉择,他当时非常不理解:“这不是自讨苦吃把大家往死路上带吗?”

  谁也没想到,汤副大队长一路上还想方设法地设难题。“报告艇指,两主机熄火!”“右满舵,两车停!”……紧急情况通报一个接着一个地下发。就这样,编队犹如一条大虫在海上蠕动,整整摸索航行6个小时,才从暴风雨中穿越出来。那次冒险,他们积累了暴风雨航行的第一手宝贵资料。

  查李可的心开始沉静下来,一时,窗外风声雨声渐渐远去。暴风雨暂时还没有停歇的迹象,但此时的他已信心满满,想起去年闯暴风雨的场景,嘴角微微扬了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机电长胡重郁兴奋地喊了起来。查李可极目远眺,前方云开雾散,风轻鸟翔,暴风雨被他们远远地甩在了后头。

  3 登陆编队劈波斩浪,向着登陆点继续航行,编队指挥员王平的心里反而没底:“和平”航渡从来就是奢望,这次肯定不会例外。果然,前方传来命令:因敌情有变,A点登陆已无法达成,现改为B点登陆。

  熟知海情的王平心一沉,手沿着海图上的航线个鲜红的大字上:“通知各艇,进军鬼门湾!”旁边的航海参谋袁锋猛地一惊:“大队长,我们还可以绕过鬼门湾,经C航道抵达B点登陆,鬼门湾,这个潮时太危险!”

  鬼门湾,这是让渔民都闻之色变的地方,“涨潮一面镜,退潮一簇剑”是当地渔民对它的形象概括,这里的海洋水文条件非常复杂,湾内海域礁石遍布,各种各样的暗礁、适淹礁和干出礁像是魔鬼的钢牙,与水下的暗流、漩涡一起,布置着一个个恐怖陷阱,企图吞噬侵入的一切。

  “登陆作战是最积极的,同时也是最复杂的联合作战。战法创新、出其不意是登陆战掌握主动的生命和灵魂。”王平的决定言简意赅:“C航道直接暴露在蓝军空军火力下,且要绕远路,来不及了,我相信我们的船艇兵。”

  编队抵达预定海域,船艇驶入礁石区,鬼门湾也亮出了它狰狞的面孔,在视线触及的海域内,到处都是海浪拍击礁石激起的浪花,还有不少从海面上冒出来的漆黑礁石。海况也变得恶劣起来了。一阵高过一阵的涌浪像一双大手不停地摇晃着船体,船艇就像“不倒翁”一样左右摇摆起来,艇上的人员几乎站立不住。

  俗话说得好:艺高人胆大。年轻的士官艇长朱洪平熟练操纵着登陆艇,灵活地规避着礁石,凭借过硬的技术和超人的胆量,硬是在乱礁滩中闯出了一条航道。

  看着从船舷擦肩而过的礁石,不禁让人想起船艇兵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战区没有陌生海域,作战中没有险难课目。”

  4 夜色再次降临,航渡编队进入锚泊集结地域,等待第二天最后冲锋时机的到来。

  20多个小时的航行,官兵们都已疲惫不堪,可偏偏天公不作美,再出难题:这片锚泊地域海底地质与当初勘察时相差甚远,锚根本抓不住海底。

  锚抓不住,船艇就会像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旦操控不稳,便会发生碰撞危险。抛锚——脱锚——起锚,再抛,抓住,过一会儿又脱锚……这一夜,风不停、浪汹涌,艇不停机、人不合眼,官兵个个铆在岗位上紧盯死守。

  曙光刚现,编队再次拔锚起航,穿越万顷波涛,按战斗编波队形撕开通道全速抢滩,并使用艇载、装载火力支援巩固一线阵地,帮助登陆一梯队迅速开展进攻。

  正当第一波编队船艇完成卸载开始退滩时,一个拍岸浪猛地袭来,一艘登陆艇控制不及,搁浅在岸滩,所处通道被迫关闭。此时,773艇艇长郑昱正驾艇随第二波编队接近该通道。怎么办?见此情形,所有人倒吸一口气。

  郑昱仔细观察了海情,判明情况,迅速通过电台向陈参谋长发电:建议转换航线米处的岩石岸滩登陆!抵岩登陆既能解通道关闭之急,又有利于登陆部队隐蔽机动,但也面临侧风横流、暗礁浅滩等风险。

  “有把握吗?”陈跃峰考虑到行动风险,反复征求郑昱的意见。“没问题。” 登陆,战场环境是两岸夹一水,战场态势是背水向前,有进无退,登陆作战的特点决定了船艇兵的性格也是勇往直前,有我无敌。

  战机稍纵即逝,陈参谋长迅速下达命令,在原通道西侧开辟新登陆通道,由郑昱所在艇担任先锋艇。他的底气,来自于他对他全艇官兵的信心。他的艇,经历过最严格的操作训练。每个人都把登陆艇当做最亲密的兄弟,对每个部位的性能更是了如指掌。

  最后的决战开始了。在郑昱所在先锋艇的带领下,第二波登陆编队灵活的绕过障碍,以一个恰到好处的角度抵岩,随着登陆兵的怒吼,鬼门湾抢滩登陆成功!

  “跨过惊涛骇浪,我们勇立潮头;跨越大洋险滩,我们敢于担当……”这群时刻准备登陆的船艇兵,把抢占胜利岸滩融入自己的灵魂。听,向前向前,他们的队歌多么嘹亮。

  台军的军购案是个无底洞,仅F-16V战机、M1A2主战坦克和自制潜艇项目就耗资超过3200亿元新台币。

  美国又要登月了,五年之内!中国航天似乎给美国造成了一定压力,为了不让中国抢先,美国把安全放在了第二位。

  1939年12月爆发的昆仑关战役是中国军队对日军攻坚作战的首次重大胜利。

本文链接:http://boxingkpbf.com/denglubiandui/31.html